1回答

0收藏

品一杯咖啡,静静守望

建议 建议 225 人阅读 | 1 人回复 | 2012-04-20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注册

x
 悠扬的乐声如秋日山泉“丁丁咚咚……”穿梭在静怡的蓝岛爵士咖啡屋,橙朦的灯光从倒扣的碗状吊灯下缓缓撒落在茶几、矮塌和闪着荧光的瓷杯上。我和叶子面对面蜷卧在酱色的矮塌上聊天,间或端起茶几上的咖啡小口的呷着。我们已有相当长的时间没见过面了,叶子喋喋不休的给我讲她一些有趣的生活际遇。“蝴蝶,蝴蝶飞……”一个嗲声嗲气的女声时不时的唱起来,叶子掏出手机一边抱怨一边照接不误收听电话,每接一个电话她就冲我说声“对不起”,我在一旁微笑着慢慢等她。她业余同人合伙开了个小公司,既当经理又当业务员,充分发挥着她能言善辩,沉着冷静的非凡才能。
  时光像把刻刀轻轻雕琢曾经单纯的面庞,踏着清河澄明的春梦一路走过,总是忘记了风尘,忘记了岁月,我和叶子仔细端详彼此的容颜,都说对方比上学的时候还要漂亮。叶子说漂亮的原因就是我们过了做梦的年龄却还在做梦,我说咱们本来还年轻只是刚刚脱离了稚嫩,两人乐不可支的聊着。“嗨,你们离了吗?”我实在忍不住冒出这句话,“很不好意思,让你老人家失望,还过着呢”她咯咯的笑着。“章鱼头在北京还好吗”?我问叶子,“应该是很好,每次通电话,他的声音快乐的就像放飞的小鸟,哦,没办法”叶子和蔼的笑笑。我则迷惑,我常常迷惑叶子的生活。
  在校读书的时候,我、叶子、章鱼头在同一个系念书。他俩高我一届,一个演讲会我和叶子熟起来,叶子在任何人面前都是一个当家老大的角色,她常常带我出去玩,我们去过山西、承德,游山玩水度过了许多快乐时光。一次她说请我吃饸饹,我们穿过曲曲折折的街巷进了一家大排档。坐着等餐的当,忽见章鱼头从人群里冒出来,他嘻嘻笑着坐到我对面,手里把玩着一瓶矿泉水。我赶忙在叶子耳边嘀咕“嗨,怎么三个人,我成灯泡了。”叶子笑着说“有你饭吃,管那么多干嘛”。来就来了,我只好作罢,认真吃自己的饸饹。饸饹有点咸,眼睛不由瞟向章鱼头面前的矿泉水,叶子手快拿起来喝了一口,随后递给我。我不习惯和人同使一个瓶子喝水就迟疑了一下,叶子呵呵笑着看我“天,你这么讲卫生”。我只好“咕咚咚”痛饮了几口,瓶子还没放好章鱼头就一把抢过喝了起来。我非常诧异的瞅着他,他表情古怪的拿白眼翻我。这顿饭吃得真有点别扭,我对叶子说以后有他在场的事你别叫我,叶子乐了说你倒怕他。我从叶子的眼神里猜度不出她和章鱼头的感情有多深,玩的时候她还是叫上我,当然也不落章鱼头。我俩见面时总是恨恨的模样,他似笑非笑的喊我“丫头”并不停的变幻嘴部表情,我则毫不心痛的要胁他买这买那,敲诈的他那个叫一塌糊涂。
  那时候课业不重,但考试得门门过关才行。我不怕别的就怕考体育,很快就在三步跨栏的项目上卡坎了,两次测试不及格。高大的体育老师严厉的告知,我仅剩一次测试的机会希望好好把握。夏日午后,空旷的操场上只有风偶尔拂过,我和篮球置上了气,按规定动作一次次往篮里投,也不知过了多久实在没力气了才罢手。累得我晃晃悠悠,到吃晚饭的时候腿还软绵绵的,简单的打了一份饭往宿舍走。可巧在大厅拐角处和章鱼头撞了个满怀,他一脸坏笑冲我撇撇嘴“丫头,我敢打赌你三步跨栏及不了格”,“呸,你这张乌鸦嘴,没个好话”我骂他。“不好意思,今儿下午我在楼上观看了你三步跨栏的全程表演,根据我的精锐智商统计你进球的概率是百分之五十,考试结果会很遗憾。”说完他舞动双手飞快的从我身边溜过去了。我给气得,饭也吃不下找叶子诉苦,叶子听了眼泪都给笑出来了,末了还来一句“他这人真的挺不错的”。我无奈真服了他俩。后来我的三步跨栏真差一个球及格,不过体育老师说他曾见我很辛苦的练球特准我过关。
  日子就这样蹦蹦哒哒的溜过,到毕业的时候叶子和章鱼头还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约会。我忙着自己的事情和叶子的见面少了许多,直到参加工作后才接到叶子的一个电话。叶子约了我、还有一个叫马扎的女孩在一起吃饭,叶子无限忧伤的告诉我说她要结婚了。我惊的张大了嘴巴,这个自由快乐的个性女孩才踏入社会就要进入婚姻,太令人意外了。“谁,是谁迷惑了你?那个人是谁,快告诉我?”我质问。“章鱼头”她白我一眼,“太没有悬念了吧”我错愕,“难道没有更好的鱼咬钩?”我疑惑。那个叫马扎的女孩在桌子底下直掐我的大腿,我犹疑的闭上嘴。待到我弄明白时,叶子的手帕已湿了好大一片。叶子说章鱼头是迄今为止对她最好的男人,也是最懂她的男人。但是这个城市不肯接纳章鱼头,他没有房子,没有体面的工作,只是暂时寄居在叶子的单位做临时工,叶子的父母更是断然拒绝章鱼头。“前两天他和他父亲到我们家,两家老人商谈,不知为了哪句话,他愤怒的拍桌子摔门走了,这算哪一出,我和他离婚。”叶子仍抽抽哒哒的哭着,“啊,你们已经领证了”我相信我的嘴巴已张的到达了极限。马扎显然已知道了这件事情,她夹了一大块排骨放到我的小碟里,定定的瞅我,我知道这块排骨不能白吃。秋雨淅淅沥沥的落着,章鱼头此时此刻的心情是不是酷似当年林妹妹的寄人篱下,在一个远离家乡的城市,没有一个立足的地方,挚爱的人又不理解自己,在这个凄风冷雨的秋夜,不知有多么难熬。我在思忖着这个男人的悲伤心情,耐心的劝说着叶子,让她多理解点章鱼头的苦衷,最好给他留一些男人的自尊。晚上我和叶子并排躺在床上听着秋雨谈天,她是个宽容博爱的人,也许她所要的只是对知心朋友的倾诉。
  在一个春暖花开的美好日子叶子和章鱼头举行了结婚典礼,双方父母接受了现实,结局皆大欢喜。不久他们买了房子,小巢收拾的温馨浪漫。而我仍过着单身的生活,虽常和一些朋友聚聚,但依然有一些落寞。一天想起了上学的时候章鱼头常逗我,坏坏的想也和他玩笑一把。于是打通了他的手机“喂,章鱼头吗?”我柔声说,“啊,丫头有什么事?”他大大咧咧的问,“嗯----,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”随后我停顿一下,“你知道吗?我心里一直很喜欢你。”我又说,“噢----”对方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语无伦次“我---我,是吗?”。我保持沉默静静的握着话筒听对方的呼吸,话筒另一端的呼吸似乎有些紧张,停留了好一会他轻轻的说“我---是喜欢的,是另一种的喜欢,妹妹的喜欢吧!”“是吗?”我故意高声问,又说“喜欢,这个答案我满意,我想着你”。“别---”他有些急,我咯咯笑起来想这个人真可爱,于是澄清说“和你开玩笑的”。“哦---是这样的,没事我挂了。”他嘘一口气又有一点手足无措的撂下了电话。我细细琢磨他的态度越想越想不透,心里反添了闷,他该不会和叶子说什么吧。为了避免误会,我颇为尴尬的给叶子讲了这件事,叶子嗤嗤的笑着,她的大眼睛黑白分明的荡漾着喜悦“哦,这么奇怪的两个人,没事的,章鱼头就爱这样的自作多情别理他。”我喃呢道“不好意思了,你知道我是爱开玩笑的”“不至于吧,为这还道歉,到你结婚了我给你老公也这么说,省的你不安。”叶子又笑。后来我可真不敢给章鱼头打电话了,章鱼头也像有意回避我似的没了音信。



本文章来源于: 菲律宾太阳城   www.88888msc.com

回答|共 1 个

whatever520

whatever520 发表于 2012-4-24 08:32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
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,我一定要选择生在唐朝,这样既不用学英语,也不用减肥。

啊...刚回来啊...










signature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天才相师最新章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78 积分
1 主题